據新京報報道,近期,上市公司中石油旗下最大的、最“古老”的油田公司——大慶油田出台新招工政策:老職工的子女如畢業於“二本”非石油專業或“三本”將無法直接“接班”,而是進行為期一年的培訓後擇優錄用。按理說,這項新政策是油田用工走向市場化的嘗試,給出了緩衝期,還沒有一刀切,但這一破除舊機制的改革引發了職工們的強烈抗議。有職工抗議:老子打下的江山,為什麼不能讓小輩來繼承?而一些職工子弟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留在原地,只能像採油機那樣一下下對命運磕頭。
  “子承父業”是階層固化的縮影
  這是那個以王進喜為標誌的激情迸射、高歌奉獻的遙遠年代,與推崇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當下時代的一次對撞。
  一邊是現代企業科學用人的制度合理性;一邊是半輩子奉獻體制,體制曾“包辦一切”的歷史合理性。這次對撞也許預示著超級國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之路的複雜與漫長。
  從1986年10月1日起,國家規定國有企業招用工人必須實行勞動合同制,廢止子女頂替等制度。此後“體制外搞活、體制內衰落”的階段,使得人們一度對“安排子女工作”這項福利看淡。但近年來情況又有變化,一方面就業困難,使得體制內“廣大幹部職工”有了強烈的回歸福利的意願;另一方面政府財源充足、國企富得流油,使得具備了“解除廣大幹部職工後顧之憂”的能力。這兩個因素共同決定了體制內“安排子女工作”這項福利近年愈演愈烈,大慶油田的事情不過是個縮影。
  除了屬於國有企業的油田,近年還有政府、事業單位曝出子女招工的醜聞。如在廣東興寧市,就曾有所謂“凡是鄉鎮黨委書記和局一把手,均可向上級提出要求,解決一名子女的工作問題”的不成文規定。領導子女先被安排到事業單位,繞過公務員招錄考試,然後再從事業單位調到政府機關,成功實現“子承父業”。
  決策者須拿出堅持改革的勇氣
  可憐天下父母心,每一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過,媒體的評論大多更傾向於指出這種國企包分配的制度是一種嚴重的不公平。
  如果說政府違反組織原則招收領導子女,屬於對公務員招錄公平性的挑戰,那麼大型國企的子女招工政策,則是損害國民利益的制
  性陋習。這種沒有競爭的定向招聘,招來的都是一生下來就準備接替父母工作的“油田子女”。正如一名油田子女在網文中指出的:“我們很安逸地保留著不上進的傳統。”不上進的員工很難創造一個上進的企業。繼續實施子女招工這一陋政,不僅持有中石油股票的投資者不會答應,擁有全民所有企業合法權益的國民也不會答應。
  可能會有人認為,大慶油田調整用人制度,逐漸不再招收職工子女,會讓一部分人成為改革的犧牲品。這樣的觀點難以站住腳。哪怕大慶油田過去的體制再封閉再保守,也不是與世隔絕的獨立王國。矛盾既然產生,大慶油田可能不得不想辦法穩定職工情緒,做些彌補措施。但是無論怎麼樣的彌補,只應出於幫助員工子女就業的人文關懷,如免費提供就業培訓等,不能再回到子女招工的老路了。職工鬧一鬧,能夠讓外界看到破除石油系統封閉性的必要,也應警醒決策者必須拿出堅持改革的勇氣。
  七嘴八舌
  @道哥:“子承父業”這一套是不是該申請個非物質文化遺產?讓後人感受一下人生而不平等的制度設計。
  @知遇:我再一次明白,為什麼中石油的油這麼貴了。
  @苦海孤雛:我是長慶的,同時也是油田子弟,從我爺爺開始到我,三代石油人,說好聽點,為了石油付出了多少,我們憑什麼不能繼續吃這碗飯?
  @執子之手:如果照這樣的理論,中央領導的孩子是不是也該進中央啊?
  綜合新京報、央視網、羊城晚報
  今年春天,大慶油田一角,遠處是採油機,一些有自己想法的職工子弟說:如果留在原地,只能像採油機那樣一下下對命運磕頭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央企廢除“子承父業”為何這麼難)
創作者介紹

Cafe Einstein

kznorvxnku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